《我在廣安讀天下》第一百一十八期 | 綠色,是自然之美,是心靈之聲,是人類的依靠(三)

來源:廣安新聞網 瀏覽21221次
(原標題:《我在廣安讀天下》第一百一十八期 | 綠色,是自然之美,是心靈之聲,是人類的依靠(三))

讀天下1.jpg

《我在廣安讀天下》

每晚20:30—20:45與您相約浩瀚書海,共讀經典

“書香廣安·全民閲讀”

讓我們一起用聲音

點亮閲讀之燈、開啓書香之門

我在廣安讀天下,邀您一起多讀書、讀好書

陪您暢遊書海中的每一段美好時光

image.png

名句點讀

“人之能為人,由腹有詩書。詩書勤乃有,不勤腹空虛。”

“人之能為人,由腹有詩書。詩書勤乃有,不勤腹空虛。”出自唐朝詩人韓愈所作的《符讀書城南》,意思是:人之所以能成為有作為的人,是因為肚子裏有詩書經典。讀書學習勤奮肚子裏才有學問,讀書學習不勤奮肚子裏就是空的。

所以成功離不開自己的勤奮,而行動是成功的階梯,行動越多,登得越高。勤奮苦讀,積累豐富的知識,才能為以後有所成就做好充足的準備。然而知識匱乏的心靈如同黑夜沒有光明,讀書則給我們黑暗的心靈點燃光明的聖火。當我們泛舟於書海,心靈便受到了洗禮,靈魂也得到了昇華。知識無限,人生不已,我們應勤讀不怠。

品讀經典.jpg

品讀經典

寂靜的春天

——蕾切爾・卡遜

地表水和地下海(選段)

在我們所有的自然資源中,水已變得異常珍貴,絕大部分地球表面為無邊的大海所覆蓋,然而,在這汪洋大海之中我們卻感到缺水。看來很矛盾,豈不知地球上豐富本源的絕大部分由於含有大量海鹽而不宜用於農業、工業及人類消耗,世界上這樣多的人口正在體驗或將面臨淡水嚴重不足的威脅。人類忘記了自己的起源,又無視維持生存最起碼的需要,這樣水和其他資源也就一同變成了人類漠然不顧的受難者。

由殺蟲劑所造成的水污染問題作為人類整個環境污染的一部分是能夠被理解的。進入我們水系的污染物來源很多:有從反應堆、實驗室和醫院排出的放射性廢物;有原子核爆炸的散落物;有從城鎮排出的家庭廢物;還有從工廠排出的化學廢物等。現在,一種新的散落物也加入了這一污染物的行列,這就是使用於農田、果園、森林和原野裏的化學噴撒物。在這個驚人的污染物大雜燴中,有許多化學藥物再現並超越了放射性的危害效果,因為往這些化學藥物之間還存在着一些險惡的、很少為人所知的內部互相作用以及毒效的轉換和迭加。

自從化學家們開始製造自然界從未存在過的物質以來,水淨化的問題也變得複雜起來了:對水的使用者來説,危險正在不斷增加。正如我們所知道的,這些合成化學藥物的大量生產始於本世紀四十年代。現在這種生產增加,以致使大量的化學污染物每天排入國內河流。當它們和家庭廢物以及其他廢物充分混合流入同一水體時,這些化學藥物用污水淨化工廠通常使用的分析方法有時候根本化驗不出來。大多數的化學藥物非常穩定,採用通常的處理過程無法使其分解。更為甚者是它們常常不能被辨認出來。在河流裏,真正不可思議的是各種污染物相互化合而產生了新物質,衞生工程師只能失望地將這種新化合物的產生歸因於“開玩笑”。馬薩諸塞州工藝學院的盧佛·愛拉森教授在議會委員會前作證時認為預知這些化學藥物的混合效果或識別由此產生的新有機物目前是不可能的。愛拉森教授説:“我們還沒有開始認識那是些什麼東西。它們對人會有什麼影響,我們也不知道。”

控制昆蟲、齧齒類動物或雜草的各種化學藥物的使用現正日益助長這些有機污染物的產生。其中有些有意地用於水體以消滅植物、昆蟲幼蟲或雜魚。有些有機污染物來自森林,在森林中噴藥可以保護一個州的二、三百英畝土地免受蟲災,這種噴撒物或直接降落在河流裏,或通過茂密的樹木華蓋滴落在森林底層,在那兒,它們加入了緩慢運動着的滲流水而開始其流向大海的漫長流程。這些污染物的大部分可能是幾百萬磅農藥的水溶性殘毒,這些農藥原本是用於控制昆蟲和齧齒類的,但藉助於雨水,它們離開了地面而變成世界水體運動的一部分。

在我們的河流裏,甚至在公共用水的地方,我們到處都可看到這些化學藥物引人注目的形跡。例如,在實驗室裏,用從潘斯拉瑪亞一個果園區取來的飲用水樣在魚身上作試驗,由於水裏含有很多殺蟲劑,所以僅僅在四個小時之內,所有作實驗的魚都死了。灌溉過棉田的溪水即使在通過一個淨化工廠之後,對魚來説仍然是致命的,在阿拉巴馬州田納西河的十五條支流裏,由於來自田野的水流曾接觸過氯化烴毒物而使河裏的魚全部死亡。其中兩條支流是供給城市用水的水源。在使用殺蟲劑的一個星期之後,放在河流下游的鐵籠裏的金魚每天都有懸浮而死的,這足以證明水依然是有毒的。

這種污染在絕大部分情況下是無形的和覺察不到的,只有當成百成千的魚死亡時,才使人得知情況;然而在更多的情況下這種污染根本就沒有被發現。保護水的純潔性的化學家們至今尚未對這些有機污染物進行過定期檢測,也沒有辦法去清除它們。不管發現與否,殺蟲劑確實客觀存在着。殺蟲劑當然隨同地面上廣泛使用的其他藥物一起,進入國內許多河流,幾乎是進入國內所有主要河系。

假若誰對殺蟲劑已造成我們水體普遍污染還有懷疑的話,他應該讀讀1960年由美國漁業及野生物服務處印發的一篇小報告。這個服務處已經進行了研究,想發現魚是否會像熱血動物那樣在其組織中貯存殺蟲劑。第一批樣品是從西部森林地區取回的,在這些地方為了控制雲杉樹蛆蟲而大面積地噴撒了DDT。正如所料,所有的魚都含有DDT。後來當調查者們對距離最近的一個噴藥區約三十里的一個遙遠的小河灣進行對比調查時,得到了一個真正有意思的發現。這個河灣是在採第一批樣品處的上游,並且中間間隔着一個高瀑布。據瞭解這個地方並沒有噴過藥,然而這裏的魚仍含有DDT。這些化學藥物是通過埋藏在地下的流水而達到遙遠的河灣呢?還是像飄塵似的在空中飄流而降落在這個河灣的表面呢?在另一次對比調查中,在一個產卵區的魚體組織裏仍然發現有DDT,而該地的水來自一個深井。同樣,那裏也沒有撒藥。污染的唯一可能途徑看來與地下水有關。

在整個水污染的問題中,再沒有什麼能比地下水大面積污染的威脅更使人感到不安。在水裏增加殺蟲劑而不想危及水的純淨,這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的。造物主很難封閉和隔絕地下水域;而且她也從未在地球水的供給分配上這樣做過。降落在地面的雨水通過土壤、岩石裏的細孔及裂隙不斷往下滲透,越來越深。直到最後達到岩石的所有細孔裏都充滿了水的這樣一個地帶,此地帶是一個從山腳下起始、到山谷底沉沒的黑暗的地下海洋。地下水總是在運動着,有時候速度很慢,一年也不超過五十英尺;有時候速度比較快,每天幾乎流過十分之一英里。它通過看不見的水線在漫遊着,直到最後在某處地面以泉水形式出露,或者可能被引到一口井裏。但是大部分情況下它歸入小溪或河流。除直接落入河流的雨水和地表流水外,所有現在地球表面流動的水有一個時期都曾經是地下水。所以從一個非常真實和驚人的觀點來看,地下水的污染也就是世界水體的污染。

由科羅拉多州某製造工廠排出的有毒化學藥物必定通過了黑暗的地下海流向好幾裏遠的農田區,在那兒毒化了井水,使人和牲畜病倒,使莊稼毀壞——這是許多同類情況的第一個典型事件。簡略地説,它的經過是這樣的:1943年位於丹佛附近的一個化學兵團的落礬山軍需工廠開始生產軍用物資,這個軍工廠的設備在八年以後租借給一個私人石油公司生產殺蟲劑。甚至還未來得及改變工序,離奇的報告就開始傳來。距離工廠幾裏地的農民開始報告牲畜中發生無法診斷的疾病:他們抱怨這麼大面積的莊稼被毀壞了,樹葉變黃了,植物也長不入、並且許多莊稼已完全死亡。另外還有一些與人的疾病有關的報告。

灌溉這些農場的水是從很淺的井水裏抽出來的,當對這些井水化驗時(l959年在由許多州和聯邦管理處參加的一次研究中),發現裏面含有化學藥物的成分。在落磯山軍工廠投產期間所排出的氯化物、氯酸鹽、磷酸鹽、氟化物和砷流進了池塘裏。很明顯,在軍工廠和農場之間的地下水已經被污染了,並且地下水花費了七至八年的時間帶着毒物在地下漫遊了大約二里的路程而達到最近的一個農場。這種滲透在繼續擴展,井進一步污染了尚未查清的範圍。調查者們沒有任何辦法去消除這種污染或阻止它們繼續向前發展。


本欄目面向所有聽眾徵集投稿

如果您想投稿原創文字稿件(詩歌散文皆可),請發送電子文檔至郵箱1571801920@qq.com,投稿請註明作者姓名(或筆名)及聯繫電話。

如果您想加入廣安朗讀者隊伍或者您想推薦經典好書(美文),請聯繫QQ:1743229366或微信號:w1743229366。

我們對原創稿件有一些要求,希望您理解與支持:

1、來稿內容題材不限,但不得含有任何違法內容;

2、文稿不拘泥體裁,相同內容請勿反覆投稿;

3、作者需保證作品的原創性,若因侵權造成的糾紛,由投稿人自行承擔;

4、所有稿件一經採用,均被視為自願許可廣安市廣播電視台及其下屬媒體免費使用,我們承諾僅作文學交流及展示使用,絕不用於盈利並在使用過程中及時聲明作者姓名(或筆名)。

詳情諮詢:0826-2341012或留言至微信公眾號“廣安廣播”。



編輯:付弋 發佈時間:2020-11-19
往期回顧 查看更多